全国服务热线 17321023285‬
主页  >  普动游记  >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记狼C
/uploads/2019/0121/05ca575b9ae452558ae1f4dda01f17a8.jpg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记狼C

发布时间:2019-01-08 发布人:路标 115 1
经典中的经典,游记中的战斗机。值得一看!

从新疆回来已近一个月,22天的超长假期令我回来之初一直混沌。脸上三个区域已经老长了的胡子,用了三天分别刮去。老婆说我是耍酷装B,其实我只是不想这么早回来。还是老妈了解我:侬人回来了,魂还勒该新疆额山里厢。到圈里看看,其他线路的游记都已出炉。奈何这次俱乐部里去狼塔的人太少,只有狐狸,李晶和我。王顾左右,那俩人一个去了*接人,一个回家造人。这个事哥们儿我八年前就都完成了,于是写游记的任务也就自然而然落到了我的头上。

图片1

狼塔这条户外徒步线是前年才听说,一哥们儿要去走,问我有没有兴趣。在网上看了看,7天140公里山路,翻越五个海拔3500以上的达坂。尼玛,这么虐!果断尿遁。等后来看了他的游记,小样居然穿着个军胶就走完了,半路上还有羊吃,有羊头捡,于是有了兴趣。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句话其实是一句九字真言。每个字都有自己代表的一个意思,常默念这九个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恶。但我喜欢他们字面上连贯起来的意思。磅礴气势,读之脑海中就映射出冷兵器时代两军对垒的战场上,勇猛好斗之人手持刀枪站在军队的最前端,蠢蠢欲动咆哮不止。千军叱诧削酋首,夜卧狂野吞烈酒。而这如有实质的气势,放在狼塔群山沟壑,包括行走在其中的人们身上最是恰当不过了。

狼塔C线简介:

是以南北为贯穿方向,穿越西天山中部纵深最长的线路。高耸入云的河源峰、清澈透明的激流、年久失修的栈道、茂密的雪岭云杉、奇异的沟壑峡谷、肥沃的高山牧场等构成沿途的无限风光。

在哈萨克语中,河源峰被称为“狼塔”,意即“有群狼守护的塔山”,由于进山线路极其艰险漫长,当地牧民也很少接近。在后山纵深130公里的无人区里,冰山隘口令人生畏,那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也是冒险家向往之地。这条道横断北天山160余公里,途径天山原始森林,翻越常年积雪的冰达坂,数十次在河谷的激流穿梭,加上悬崖、栈道峭壁、栈道、猛兽等无不使徒步者心惊胆战。狼塔之路正是穿越这一地区抵达南疆巴伦台的一条最为漫长和最为艰险的徒步线路,同时也是新疆目前开辟的最为漫长和危险的徒步线路,更是一条锤炼你的意志、锻炼你心智的自虐之路。

图片2

图片3

图片4

此行成员:狐狸,阿思,夏尔巴,李晶,路标。

领队:狐狸。尽量少提他,一提起我现在后槽牙还有些痒痒。先上一张他的猥琐照解解恨

图片5

向导:阿思。

应该是专业高山向导,人经常带队攀登高海拔雪山的。可以大雾天带队登顶玉珠峰,不用看路直接摸到峰顶标志物铁架子下面,想想那些队员也够亏的,早知道登顶啥都看不到,还不如去哈尔滨弄一铁架子摸摸得了。阿思号称累不死的阿思,一个大破包,我手贱去拎了一下,差点手腕折了。包的背负系统全是歪的,自己用根绳子绕来绕去绑了绑,最恐怖的是他全程背着这个包连腰带都不系,全靠两个肩膀扛着,一路在前飘。每天到了营地,我们都趴下装死,他还是积极地打水捡柴火拆人家房子,每每我们看到他忙来忙去总是感激地表扬他一句:“累不死的阿思”。

阿思有个特点,说话语速快,有时候还有点含混不清。比如说,他说他上次带队走狼C时所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第一次你只能听明白个两三成,等他说完就跟着他一起傻笑。其实你根本没有听明白他在说点啥。但这些话他会在后面的二三天里不断地轱辘好几遍。渐渐地,在进山后第三天我终于弄明白,敢情这次狼塔也只是阿思第二次走,他此前所说的那些趣事都只是他09年第一次就靠几张地图用了九天时间带队走狼塔时发生的。四年前走过一次,四年后再带队,他还认识路吗?当时我心里就开始打鼓了。但事后证明,阿思真不愧是新疆当地的一名优秀的高山向导,路感极强,一路前行,不管路况如何,他都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犹豫,甚至他带的那两只GPS,有时他拿出来使用也只是看看目前的海拔高度,并指着GPS上的读数让我们看这个偏了多少,那个又偏了多少。并说有些队伍走狼塔因为太信任GPS数据而走错路出了多少多少麻烦。膜拜啊,真高人也

图片6

协作:夏尔巴

新疆资深驴友,人实在,有大哥风范。带着我和李晶在乌鲁木齐到处找好吃的。因为先前作为向导带了我们俱乐部的乌孙线,刚回来还没有休整好就被狐狸连拖带拉拐到了狼C。我估计他走完后牙也痒痒了好几天,哈哈。

图片7

队员:李晶

 IT男,真正的程序猿呐!体力耐力超好,一路撵着阿思走在最前面。笑起来像个小孩子,沉默时面无表情,估计是进入程序状态了。就像他那位哦呀对他的评价:一个典型的摩羯男。

图片8

图片9

最后,也是本次狼C穿越之所以能够顺利完成,并且比线路常规时间少用一天的关键人物:全程押队:路标。进去时净重92公斤,出来后净重87公斤,六天直接掉了十斤肉,为了赶进度,坚持从起点白杨沟煤矿一路喘了六天,喘到终点古仁郭乐村。不说了,说多了全是泪。。。

图片10

第一天  9月19日 中秋节  天气晴好

早上8点包车从乌鲁木齐出发,一路高速公路9点半赶到昌吉市吃早餐,从昌吉出来后就是一路风尘的山路了。坐在车上一路美景尽收眼底,不禁感叹新疆奇特的美,集粗犷与灵秀于一体。天空是深邃的蓝,远方矗立着郁郁葱葱的山峰,一些裸露的岩壁赤条条地暴晒在阳光下。有岩缝中清清细流涓涓流过,也有峡谷中奔腾的河水咆哮向前。这里就好像天堂和地狱的结合体。一路颠簸,路过白杨沟煤矿没多久就到达了狼C徒步的起始点,海拔2055米的大水罐,此时已是中午12点了。下车坤了一下身子骨,放气放水,上包开拔。其他队伍都要在起点放鞭炮敬酒祈求山神保佑平安,看看他们这行径,简直太不拿山神当干部了。

图片11

走了二十分钟,到达标志性地点---蛤蟆嘴,我已经开始喘了,正好休息拍照留念


狐狸,别怪我不厚道,特意选了一张你肚子圆圆的上传,要注意随时吸肚子保持形象!

图片12

第一天的路没有多难,爬升平缓,海拔差也不是很大,沿着白杨沟河上的山路或者峡谷里走,从一棵倒在河上的大树上过了白杨沟河就上机耕道了,沿着机耕道走不久就可以看见草原。在机耕路上还狭路相逢了好大一群羊,对于带好了盐,酱油,味精的一心想在路上能弄只羊吃吃的我来说真是个好消息,说明狼塔里放牧的人还没有撤完,我们还有机会的。但其实这是最后一批从里面撤出来的羊,在以后的六天里,除了到处都有的羊屎,连根羊毛我们都没见着。

图片13

图片14

机耕路走完就进入草原地带,沿着明显的马道渐渐爬升到了河谷右上方,前方一片空旷,各按各的速度走吧。没多久他们四个已经把我拉开了一些距离,跟俱乐部玩了这么久,第一次做押队啊,望着狐狸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看来是绝对信任我了,那我就押着自己慢慢走吧。走到大约15点终于赶上他们,原来是碰到了另外一个队伍,别人在吃午饭,所以他们四个也停下吃饭。闲聊中得知那个队是来自大连的七人队伍,这次是C+V连走。都是强人啊,我还在想着明天过白杨沟达坂我能不能在最后关门时间前过去呢。我们是吃干粮,他们是在开火做饭,所以我们吃完后互道珍重先出发了,在后来的几天里再也没有遇上过,等我们回到乌鲁木齐后得知他们第三天因为一位队友突发疾病,被共军直升机直接救援了出来,那位队友在与病魔抗争了19天后不幸离世。在这里默哀一下。这名驴友叫船长,今年58岁了。58岁的人还能有勇气走狼塔C+V,让我这个给自己下决心今年走狼塔的理由是这条线四十岁前不去走,以后就走不动了的人,感觉非常惭愧,非常惭愧。

图片15

图片16

出发后没多久在路边发现一包食物,看来前面队伍里已经有人不顾一切减负了,可这也太早点了吧。果然走不多时就赶上了他们,是一队新疆俱乐部。一领一协三个队员。里面一个叫DEMON的队员也是来自上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要不是他回乌鲁木齐的火车票被他们领队捏在手里,估计他就跟我们跑了,哈哈。


最后我应该比他们晚了15分钟于19点半到达营地。此处海拔3000米。全天爬升了1000米左右。营地条件不错,草地,离水源也不远。这时气温已经很低了,赶紧把羽绒服找出来套上。等缓过气来就开始烧水泡茶,等茶喝足后狐狸就开始下面条做晚饭了。狐狸这点不错,扎营的五天里烧水做饭都是他一个人张罗,我们只管吃喝。还有烧篝火,他太热衷于烧火了,五天中除了今天是在草地上,第三天是在雪地里,没有木头给他烧,其他三天我们都有火烤。烤火解乏,确实如此。


今天是中秋节,大家吃完面泡馕后月亮已经从左边的山峰上升起,整个宽阔的山谷如同撒上了一层薄薄的白沙。山顶的积雪显得更加银色发亮。为了应景,大家拿出统一购买每人三个的月饼。月饼已经冻得有点硬,咬了几口再也没动力吃下去,可阿思最后居然一下子三个一点不浪费全部吃掉了,已经冻得有点硬,其中还有一个品种叫五仁的有那么好吃吗?服了你了

图片17

图片18

第二天   翻越海拔3855米的白杨沟达坂  天气晴好


早晨7点半新疆的天还只是蒙蒙亮,被狐狸叫醒。因为昨天走得慢(其实不慢的好伐,都超过两个队了,来这找虐的会有菜包吗?),狐狸建议我一个人先行。没办法,人是领导,咱得服从大局。胡乱吃了点东西,背起包一个人孤单前行。从此开始了我早上起床是用北京作息时间,晚上休息是用新疆作息时间的悲催生涯。出发前阿思关照我一直往前走,拐个弯就到白杨沟达坂底下了。听着好像不远,没想到这个弯拐了两个半小时才到达坂下。

图片19

九月下旬的狼塔路上已经开始积雪

在达坂下,放下包休息。他们四个已经比我早20分钟上去了。当中一条就是登达坂的路

在半山腰回望来时的路,空旷厚重

图片20

在上升路上遇到新疆队的后进分子,跟我一样一步一喘的往上挪。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索性放下包互相递根烟,拍拍照,好好休息了一下。再次出发后突然有句话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于是以后的几天中这句话一直鞭策着我,特别是遇见他的时候,哈哈。

终于下午15点,关门前一小时登上了达坂顶,令人感动的是他们四个都在等我,第一个到达的阿思已经在3855米寒风肆虐中眼巴巴盼了我一个半小时了。为的是要一起拍张集体照。

图片21

远处就是狼塔主峰河源峰,威严雄壮

图片22

图片23

白杨沟达阪是整个徒步过程强度最大的达阪,强度还不是在上山的时候,而是在无休止的下山,路很陡,碎石嶙峋。虽说没啥危险但是给膝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下到马鞍山营地的时候停下休息。看看天色还早,而且这里没有水源,地上都是羊粪实在不适合扎营,于是继续下行走到河谷。

下撤途中,隐隐的可以看到一条小路往下延伸

图片24

马鞍山营地

图片25

进入河谷就延着河往下游走,一路跳石过独木桥,背着重包跳石可真够呛,幸好大石路不长。前面一路走得风轻云淡的李晶在过独木桥时终于露了怯,被狐狸笑话了一把。走不久到了要换鞋过河的地方,这水可真凉啊,一双脚刚从闷热的登山鞋里拔出来直接浸入这冰冷刺骨的水中,真是色色色色色一啊。水冷是冷,并不大,刚好淹到膝盖,跟八月份大水季比轻松了许多。带的绳子扁带主锁这次都没有用到。过了两次河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沿途看到有两个可以扎营的地方,可是,可是,狐狸先是一个人往前跑,我们只能跟下去,等出了河谷天已经全黑了下来。赶上他后,狐狸面露微笑说(事后,我一见他这么笑着跟你说话,准知道没好事。定性为奸笑):后面有一个五星级扎营地,今晚我们到那过夜,明天可以轻松点。我被他说的明天可以轻松点所打动,暗咬槽牙带上头灯继续走。没想到,没想到,苍天啊,大地啊,他所说轻松的明天其实是这六天里最虐最虐的一天。当天一直走到九点半才听见阿思惨叫一声:五星营地到了

这天的夜路其实是狼C这条线路中最危险的一段,什么悬空栈道,老虎嘴,大塌方区都在这一段。身强体壮沉着冷静作风过硬福大命大阿弥陀佛

图片26

到达营地后老规矩先烧水喝水,狐狸阿思到处捡柴火烧篝火,我估计后来的人再想烤火是找不到木头了。环顾四周我说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五星级营地了?阿思回答谁说是五星级啦,看那里棵树上刻了个五角星,所以这里就叫五星营地了。我勒个去

大家围着篝火,在热量的烘烤下渐渐的缓了过来。狐狸做饭,又拿出了酒,也没什么吃的,就着干菜面条谈谈今天所遇所见所想居然喝了两瓶白酒。阿思最后是爬进帐篷的。好了,小样,命门被我看到了

图片27

第三天  最长的一天  全天下雪 出发五星营地海拔2200米,晚上21点16分到达3200米营地

也许是对昨晚夜奔心有余悸,狐狸今天没有早早叫床。十点从帐篷里出来发现天在下雪了,赶快洗脸刷牙(现在回想有一点蛮奇怪,我好像从没看到过他们四个洗脸刷牙过)。昨晚的篝火还有点余烬,烤了半个囊当早饭。回望昨晚下的最后一个坡,坡度很大,全是碎石。被阿思说起来昨晚我们之所以能只用了一个半小时把最危险路段安全走完就是因为天黑看不到悬崖,如果白天走的话眼睛往下看腿会发软,八月有个北京女驴友就是从那掉下去淹死了。是啊,谁都不知道哪一瞬间是你看到的最后一眼景色。因为狼塔恶名远杨,所以出发前为防万一写了个EMAIL定时一个月后发送给老婆,写了些话给她和儿子,还有最重要的各张卡的密码。老婆有时候问我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旅行,是征服自然或者登上山峰时的快感吗?其实相反,当成功穿越或者站在山巅的那一刹那,我会突然意识到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我们所留下的脚印会被山上的一阵风所抚平,只留下一缕追忆。而这追忆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变淡。真正让我喜欢的是在这艰难跋涉过程中,在极端环境下队友之间友谊的力量,更能看清人性中最美好或最阴暗的一面。呵呵,当然这些都是大话,就是爱玩呗,要是我也去有宾馆有洗澡的地方你还不得天天跟着我啊。

11点半,在河谷里扎营的新疆队也赶上来了,一起出发,今天目标是到库勒阿特腾达坂(海拔3555米)下扎营。又过了两次河,因为水小没有换鞋,登山鞋有点渗水。一路下雪,能见度很低,气温也很低,走走么出汗,停下来又非常冷。出了河谷走山腰,路况不好,各种斜坡滑坡,旁边都是悬崖。

图片28

图片29

下午17点路过一棵树营地(海拔2200米)。路过时我“喂”了狐狸几声,丫没反应假装没听见。看看时间还早那就继续走吧,不远处左边山体出现一个豁口,一条小溪从豁口出流出,抬头往上望去全是乱石,一条模模糊糊的小道蜿蜒向上。在一片突出山壁下,狐狸让我们休息一下吃午餐。我一听是午餐心当时就哇凉哇凉了。完了,他昨晚说的轻松的一天肯定是不存在了。

图片30

继续向上,新疆队领队在最后一个有水源的地方扎营了,我留恋地看了一眼,对自己说地面这么不平整,我们阿思会带我们找到更好的地方。于是悲剧诞生了,后来夏尔巴是这么说的,我走在路标上面(山路之字形向上,后面的人只能看到前面那人的屁股),走到最后就听到路标一声声凄厉的喊声“阿思,阿思,阿思。。。”这真是没完没了的上升啊,天已经黑了,雪越下越大,鞋子湿了冻得脚趾冰冷,左腿股四头肌已经开始发麻,几个可以扎营的平台都路过了,都上升了这么久,阿思你这是要连夜翻达坂的节奏啊!

图片31

第四天    天气晴朗  翻越3555米库勒阿特腾达坂,下河谷到达2250米牧场营地

3200米的营地,外面都是雪,早上八点我居然被热醒了,转头一看原来狐狸那张毛脸都快贴上来了,起来吧。费力地穿上已经被冻得硬邦邦的鞋子爬出帐篷,终于可以看看我们昨晚扎营地周围环境了。一抬头,果然库勒阿特腾达坂近在眼前了。

图片32

阿思在拉屎的时候发现离我们不远处有个黑点在缓慢移动,说是熊,我说这么高的地方熊怎么可能来这,再说了,就算是熊你们也不用害怕,反正我跑得最慢。这张照片就是集体对那到最后也没弄明白的动物行注目礼

图片33

喝了一大锅红糖水,啃了几口馕,9点50分开始翻达坂。看着不远,其实等站上去还是用了一个半小时。这次因为能熟练使用狐狸教我的雪山休息步,还赶在了夏尔巴前第四个登上达坂顶。让我小小地满足了一把。

图片34

图片35

图片36

下山没多久在一风景绝佳之处夏尔巴让我们停下休息,他要用他那个小音箱放一首歌给我们听听,开始也没在意,就站那面对群山。可等音乐响起,那把纯净略带忧伤的歌声如同一把尖锐的冰锥瞬间扎穿了泪腺。眼泪慢慢的往下流,可人还是很宁静,就那么默默地模糊地远眺群山。那是首由一位不知名的歌手阿山所唱《雪莲花》

图片37

库勒阿特腾南面的下坡很宽,一眼可以望到河谷,不像白杨沟达坂下山要绕来绕去

图片38

下午14点下到某个河谷,这边河太多了,名字又稀奇古怪拗口难记,所以一个都没记住。河右边是山,河对岸是一排排的白杨树。太阳正当空,抓紧时间把湿了的装备鞋子拿出来晒。狐狸拿出炉头开始烧水,那就好,那就好啊,看来可以多休息会儿,难得一次可以坐下来吃午饭了。

图片39

午饭后出发沿着平坦的河谷,所见风景与山上截然不同一路敞亮,换鞋来回过了几次小河。出了河谷没多久就到了今天的牧场营地。今天是轻松了点,可我知道明天等着我们的是连翻两个达坂。

图片40

图片41

第五天 天晴  翻越3942米冰雪达坂蒙特开曾和3846米喀腊阿依特达坂  扎营2830米古龙河小木屋

早晨8点40分我先跟着新疆队一起出发,沿着山体左侧马道往河流上游走。约一个半小时右侧出现一条山谷,沿山谷开始缓慢爬升。于13点到达蒙特开曾达坂下。

图片42

稍事休息,补充点能量开始爬。今天走得感觉特别渴,喝口水没多久嗓子又像要冒火,水壶在背包里拿起来麻烦,所以一路爬一路用手抓雪解渴,塞在嘴里又解渴又降温。用时一个半小时爬上3942米的达坂顶。

图片43

图片44

虽说翻过了一个大阪,但是今天还有一个呢,为了赶时间,不能多做停留。从蒙特开曾达坂下来,往右侧行进,远远的地方就是喀腊阿依特达坂,从远处望依稀可见山坡上一条淡淡的路。坡度很大,有六七十度左右,如果滑下去死是死不了,可要再爬上来就会连死的心都有了。于是把登山杖调成一个高一个低,身体往右稍斜一点。阳光很烤人,水也都喝完了,因为是坡南,一点积雪也没有,一路的碎石。总算在快到喀腊阿依特的一个背风处还有点积雪,狐狸拿出炉头给大家煮雪补水。哎呦,这通喝哦....

图片45

图片46

站在喀腊阿依特达坂上往去路瞭望,一片奇异的景色映入眼帘。偌大的山谷,左边全是积雪的银白,右边全是牧草的金黄。越往下行越是感叹大自然的造化,左边银白的山体平缓柔和,如同一位女子素素的长裙。右边金黄的山体耸立厚重,如同一位战将狰狞的铠甲。

图片47

下到谷底六点半。地面是厚厚的牧草,太阳斜斜地照耀着整个山谷,一片温暖的金黄伴随着习习的微风。在这样的地方,扎下营盘,往草地上一滚,喝喝茶,捏捏脚,晒晒太阳,这该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新疆队已经开始扎营,比我先到的狐狸包没有打开,远远的看着我走来就开始对我笑。尼玛,他又开始笑了!“路标,怎么样,我们今天玩一次暴的好不好?今天赶到古龙河,明天一天就可以出去了,想想手抓饭架子肉,嗯,嗯?”我伸手划拉了一下身边,都是草,怎么连一块大点的石头都没有?夏尔巴一脸悲沧的走过来,不知从哪儿又摸出把瓜子塞我手里。阿思已经跃跃欲试,赶着出去接他的玉珠团。我转头看了看李晶,希望他能够主持下正义。可他只是深邃地望着前方山谷:走,或者不走,我就在这里。跟,或者不跟,帐篷在你那里,不离不弃。

左腿的麻木一点也没有消退,两只脚尖隐隐作痛,压制住好奇心想看看到底已经起了几个泡。就这样休息了半个小时,狐狸背起包往前走去。我望着他慢慢融入夕阳中高大挺拔的背影,胸中断喝一声:“寇可往,我亦可往!”

图片48

过了小河,爬上右侧金黄色的山坡,沿着一条平整的马道一路奔驰。两边草高及膝,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前面的人已经变成小点,四周安静得只剩下你自己的呼吸。于是我跑了起来,忘了时间,忘了饥饿,忘了疲惫,忘了伤痛,忘了下山后的报仇......晚上八点半到达古龙河小木屋营地。

到最后有段路蛮险的,一个横切,坡度大,路面滑,往下一望,百米悬崖。为了俱乐部的清誉,我真的是战战兢兢,每一步都把登山杖重重地插进土里,慢慢的磨了过来。

图片49

图片50

第六天 晴天  翻最后一个哈拉哈提达坂3850米  重返人间

浑浊的古龙河代表着离金矿已经不远了,到了金矿就有可能搭矿车出去。而我还在惦记着第五个达坂哈拉哈提。

早晨九点出发,沿着古龙河左边山体上的马道往下游方向走。走没多久我发现前面人没了,原来山体上出现一道裂缝,他们都顺着裂缝下到了河边。可等我走到那却怎么都找不到下到裂缝的点,从这到河边起码有二十米的落差,山坡倾斜,砂石打滑,非常危险。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在那切了好几条平行小道出来,在草丛里若隐若现。我走过来走过去就是走不到下裂缝的那个点,急得下面的狐狸直跺脚。我也有点走懵了,这怎么回事?最后只好用死办法,一根道一根道慢慢的挪。等下到河边,一脑门子冷汗。其实事后想想,根本就不用走这么危险的山体,换好军胶就直接走河床。古龙河的河水一点都不大,更像是条小溪。在河谷中行进窄的地方都可以跨过去,可走着走着到了个挺宽的地方,我跟李晶觉得跳不过去,于是老老实实的换军胶蹚水过河。等狐狸走到跟前,也不换鞋,自持艺高人胆大,一个旱地拔葱,喯的一声站在了水里。我与李晶对望了一眼,心情舒畅很多。

图片51

古龙河的滩涂越来越大,应该是挖矿所致。山体边已经可以看到明显的土路,走在土路上迎面开来一辆皮卡,也来不及打招呼,只看到装了一车徒步的人,应该是往外撤了。本来狐狸还想在金矿找个车出去,被我道貌岸然地拒绝了。你说你既然想要用六天走完别人七天的路,那少走一个达坂还有什么意义呢,是不是?

图片52

12点从金矿出发,沿着土路一直向前。今天的天气确实很热,而且一直在太阳底下走。途中还远远地看到几群北山羊。

图片53

图片54

图片55

站在哈拉哈提达坂上就可以望见下面河谷边的一条宽宽的路,阿思说下去右拐走五公里就可以到车子的接应点。我想五公里的路,打个车也就十七八块,这走走用不了多少时间。没想到这一走何止十七八块,七八十块都打不下来了,整整15公里。还好这段路上的风景真的是非常漂亮,宽宽的河谷一直在你的左边,一群群牛马在河谷中悠闲地饮水吃草,撒懒打滚。刚开始还有心情看看风景,随着天色渐渐变暗,而前面的路一眼望去又仿佛无穷无尽。那几个家伙早就跑得没了影,天地间就好像只剩下了你一个人。也顾不得左腿的麻木与双脚的疼痛,发力狂奔...

图片56

走到太阳落山,不得不拿头灯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也亮起了一盏灯。是狐狸看我迟迟没到回过头来找我了,又走了十多分钟总算坐进了车里,长出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晚上8点47分。狼塔C的路终于走完。左腿的麻痹只能伸直了才有一点点缓和,把鞋袜脱下看了看那双脚,还好,脚趾都在。再仔细一看,哭了,脚趾缝不见了,都糊一起了。

在黑暗中颠了快两个小时,终于晃到巴伦台。一群人直扑路边的一个维族餐馆,拿出六天没见的毛爷爷,一人一大盘过油拌面,又叫了两公斤手把肉,饿疯了。吃完连夜往乌鲁木齐赶,第二天凌晨六点安全到达宾馆。放下包,拿了换洗衣服直奔大浴场,在浴室里称了下净重,这六天整整轻了十斤。

图片57

图片58

后记

磨磨蹭蹭了这么久终于完成了这个游记。记得上次认认真真写个文章还是二十年前高考那个作文呢。所以写得乱七八糟,大家看过笑笑就得了啊。

一边写一边回忆那六天里发生的故事,发觉人真的是记吃不记打。虽然这次被狐狸拉得挺惨,但回来没多久随着身上的伤痛慢慢好转,那些在山里所吃的苦头也已经有点淡忘了。脑海中那些或雄伟或漂亮的景色也是渐渐模糊。唯有队友们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互相帮助,协同作战的点点滴滴一直难以忘怀。阿思惊人的体力,对山的感觉,和他经常呵呵呵的笑声。夏尔巴没事摸出来的一把瓜子。狐狸每天先到营地搭起帐篷,烧水做饭。李晶总是面无表情的递过一支烟来,或问你要一支烟。

最后说一句,狼塔C不难走。我一个三尖去了三次都没走完的人都六天走出来了。狼塔的强度也就是差不多每天走一个三尖。意外收获还能减肥。俱乐部明年再开这条线的时候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当然还是要让狐狸来带队。(继续给他挖坑) 

图片59


  • 匿名

    如身临其境。

    2019-01-08回复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